40

2020作品持续更新中。

6月。四个月没来了,来更新了

Soirée

风好像在镜子里穿行其间的黑色物质。相反都通向未知,头,尾,倒置。被时间粘稠释放,独立于向前收缩的空间,暗藏在无形状的黑白近视里,像一只无限攀爬的蜗牛,由里,伸向布着无言的神殿。布景里娇艳欲滴的花朵像流星般四处迸溅,永不停歇,形态各异的虫子在我眼前浮现,挣扎,随视线飘忽飞跃。飞到海里,飞到魔鬼鱼的肚子里,飞到掉落的油漆里,飞到羊肚里,飞到海天相倒的那一刻,飞进碎片的神经里。飞进红发的漂浮里,飞进夜色的行窃里,飞进三棱镜和枫叶的结合体里,飞进银色的公交车里,飞进奔跑的人体内,初生般,万千言语涌进叶子堆成的世界里,初生般,无穷奥秘的葱郁里。

好像藏匿在光里的阴影,无孔不入。直逼心脏,表情,言语变成一帧一帧的死亡,在没有尽头的白昼之夜里。吞噬,一切呼吸。在一个形体下抽离出柔润,一种心理,像女人的躯体,美丽,黑色的,红色的,无色的。

河的舞蹈,河的幻像。水纹逃进72维的梦境,美丽的瘾,一切淫秽都藏在你的眼睛。

流转至树的垂影,摇醒那些光,藏着头颅的罪恶和痛苦,裹挟进山群里的急流,掉进那扇门里。藏进了无数条蛇缠绕的洞里,铁丝划烂孩童的躯体,炎热和疯狂无限交织,吞食布满鲜血的乳汁。光在灼烧,把我化成灰烬,俯瞰我愚不可及的玩弄,让内脏在我的口鼻疯狂喷泻,无法停止的战栗,低吟,低吟,眼前洒下月光,母体便再次孕育生命。周而复始,永不停息。

眩晕!沉睡在静止的天体里!

写于6月10日。

写于2月13日。

《精灵》

他像一只怪物,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怪物。他像一只精灵,眼神像火一般的炽热和冷静,交织在一起,一个,超越生命里的词汇,越过贫瘠的先知,神秘,离奇,怪诞,无尽,的精灵。

它的根须扎进泥土里

长鞭抽向行者的膝

闻着黑夜里的隐隐

跳进另一个平地

一个巨大的灵体

与我面面相觑

我只是形色的盆体

暗哑的光背过蜃景

这痛苦

黑的惊心!

(《莫兰迪画作诗思录》中出现。)

《写给妈妈》其一

快乐是一只蝴蝶

快乐是女子雀跃的心

是爬上山丘的看到的红蜻蜓

狂躁席卷后的剪影

是无数个荒凉的夏季

沾满泪水的座椅

是山间跳舞的人们

是夜半的歌声

吟唱着,孩子,莫愁啊

快乐是一只蝴蝶

快乐是女子悲伤的心

《写给妈妈》其二

妈妈

我会像一只小鸟

飞进天空

落入绿地

分别写于2020年2月7日与1月。未来会一直更新。

《jesus died for somebody’s sins but not mine》

没有终止的喷泉

化成彩色光波条状的虫纹

组成整齐规则的杂乱行进

化成黑白长短细纹的格子

组成杂乱整齐的不同模样

时粗时细

时长时短

螃蟹的翅膀

没有脚的外星人

满脸胡茬的积木老头

脑袋堆在一起的八胞胎

把耳环当成高顶帽子的妇女

大脑变成无数层楼房的陀螺人

互成影子

也许是你

变成了在向另一个世界发电的避雷针

也许你说

这是一个人体细胞咽下的口水变成了汗

像放了火

火烧不止

疯狂呐喊

反复的自亡

痛苦的知觉

如同休止符的喷泉

今天是2020年6月29,我写的什么垃圾东西

写于2月19日。

《瞳孔遐想的宇宙》

太阳的光圈化成数的幻影

在瞳孔表面无穷无尽

随那片黑色世界穿行

静中匍匐着重重动力

潜藏于小中可知的大

扭曲的炙烈

唾骂成融为一体的金属

倒翻在地

恸哭哀鸣

活动范围在可见中逐渐精进

平滑的线条进化成标志暂停

一片黑色世界里

包裹着圣灵的雏形

这似看非看的神情

宛若燕隼虹膜的翼羽

尖锐地刺向不可为的理性

我的胸隔延伸出美丽的花朵

纵使它生于亿万生命的图景

纵使它迈向宇宙肇始

所有的奥秘都将涌向混沌空无

又有什么名词才能写出我的心?

写于2月20日。

2020年6月。

我来更新。许久不回来,现在可能更专注笔头子上的,开始学习导论。很开心。又不知不觉的在变,不知道未来再看有什么感受。自己写的有些东西我是很喜欢的,非常感性。在写的时候有一种迷乱,混乱的感觉。也有开心的感觉。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提花鲈鱼(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68004802/

小鸟从空中腾跃而下

楼房从雾气拔地而起

我坐在塔里

望着映照在石砖上的晖影

以示众人的屠杀

顷刻间爆发的炸弹

一同模糊了口水和眼光的距离

让它永久躺在血泊里!

死亡,预言不及诅咒的分毫

说出去,写下来罢!

幻灭在交替的角色里

拼成心理的堆砌!

变成言语的奴隶!

断头台外的肆虐不断进行

断头台内的讨伐不断加剧

我的眼神越来越清晰

戏剧!

躺进千变万化里

五光十色的集合体

渐渐成形

永久抽离

可我笔下的重量

远远不及

9月,开学两周,秋天快乐。

我还有四个时间去回到四个小镇

四个小镇来把每一个都折叠成时间

回溯成每一刻碎片里的我

它们从精神衰弱的症结

变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在树叶飘动里找到快乐

把手伸进雨天的风和水里

望着繁杂有序的树叶和黏稠的潭水

感觉我会被吸进你砍断的双臂里

变成一双眼睛

我躺在地板上感觉我在那一瞬离开

我不断在离开

我不在这里

我也不在那里

我不在任何一处

我不知道我真正在哪里

我只是感觉我会被吸进你砍断的双臂里

我会被影子的总和吞掉

被河流的脉冲溶解

直到变成一双眼睛

有什么可以描述一片叶子的坠落

有什么可以描述一只鸟的

随风摇曳

佛林般茁壮的树群

枝干的坚挺

松茸的面点,云朵的香甜

有什么可以描述河水和光的流变

风的瞬间

和留下眼泪的眼睛

引擎拉紧我们的心

黑色也生长于你

光也拉紧我们的心

纂紧的是你的心

释放你的心

在空间的革命里

写于9月12日。

《奇怪的梦》

你的眼神所及之處

折射出透明的屏障

封鎖了逃脱的瘋子

在一個塵土飛揚的焦点里

他匍匐着冲向终点

一切已经消失

被屏蔽在球体里

死亡被封锁在信息里

封锁在语言里

潜意识里的放大十足清晰

我变成了张着嘴的哑巴

一切在发生时我飘走

一切在回忆时我死去

在空气的镜像里

声音不是声音

所见皆成潜伏着的

流动的概念

在我的梦里

一场爆炸的冲击

存在在非线性的时间里

开始即是结束

在单色调的一切里

痕迹是唯一的证明

空间会被遗忘

盘根错节的问题生于一条长河

我们的血活在一起

融成一团泥

化成一双眼睛

淹没在永生里

「当孩子还是孩子的时候,

它天真,无畏」
写于9月18日,金斯伯格法官去世。Gary peacock, little Richard, McCoy Tyner, ennio, 还有很多疫情里无名者的离开,疫情,夸张的新闻,语言的争夺,封城,黎巴嫩爆炸,澳洲山火,洛杉矶,蝗灾,病毒… 看到一则新闻,打下一些字句。生命,死亡,于我是什么,接受信息,一个个步骤,冰冷的程序,这种感觉让人崩溃。

《绿色的墙》

模糊的字间距离 

震耳欲聋的钢琴顷刻间停止 

留下无垠的空白

被困在延伸的毛毛虫躯体里的

被困在扩散的音乐声牢笼里的

皆是张牙舞爪失去人形的张狂

闪光的三菱镜

站在绿色的老旧墙皮下

背靠着五颜六色的山洪地质

我站了好久

久到沉落在时间的空响里

太阳便也亮的发昏

一棵树正闪着光

枝干依附在血液循环中

一切变成黑色的

宛如纱一般的存在

阴影在窜动,变幻着形状

在被拉长,在变短,在回归

卡车反射出一道红光

我走进一条长廊

在那些神秘的呼喊里

湖面跑向月亮

一片黑雾缭绕的森林

叫喊

永不复返

背靠着那面墙

我站了好久

没有人察觉

我和夜里的黑影跳着永生的舞蹈

它却跳进我的梦里

这是你坠落前的,模样

背靠着那面墙

这是你斑驳的,模样

背靠着那面墙

这是你,溶解的,模样


写于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