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入夜

我听到星河的凛烈

他们在我的眼前褪化成潮汐

黑白交织

前起后落

我听到宇宙里的冬风

像颤抖而四处散落的粒子

像把利剑

在黑色的尸体上盘旋

寂静里回响着的海藻波纹

消逝在未知世界

鸽子们伴着它哭泣

声音变成回乡的鸣笛

我听到离去的人

像百叶窗

像书页

浮现在眼前

我看到一个女人

一帧一帧

掉落在幻觉的坐标里

我看到无数个圆圈

一页一页

化成另一个世界

对着钢琴的余音产生的各种幻觉。如上,我尽力的去具象我的梦,我的直观感受和脑海里浮现的画面,还有闭眼后不自觉组成的一些画面,但是,真实的感觉就是,这是无法描述出来的。我在运用经验,想法去组成它们,但是我无法给每一句定义,给每一个状态定义,我不能把我表达的意思作为一个整体。环环相扣,我陷入一种困境,就是我在用语言描述一切,包括我如上说的,说的越多,越觉得觉得无力。转瞬即逝,但是我在尽力去记下,为了给我无法描述的感觉一个提示。

解释交流无用。

写于2019年10月。

《孩子》其一

孩子

你被砌成了荒谬的砖

孩子

你被砍成了掉落的屑

孩子

你被灌满了所谓思绪

孩子

你变成了一个罐头

和其他聋哑孩子

在夜和树的水乳交融下

拼起了一座墙

被建立了新世界

孩子

我们反复死亡

终在存在之上

生出美丽濒死的花朵

《孩子》其二

墙上有数不清的头

所谓卑鄙的头

正直的头

纯真的头

圆滑的头

企业家的头

底层的头

中产的头

政治的头

艺术的头

革命的头

不过是数以千计的头

没有性别

只有所谓

也只是头

被砌成了墙

灵感来源于Pink Floyd的歌曲,写于2019年11月。

《河》

特拉

你被埋在古老的坟场

山鹰会啄掉你的眼睛

泥浆会撕裂你的裤裆

沙丘在生命边缘运行

河水的耳语泛起红晕

士兵弹痕化成了条框

披上了釉的黑色海浪

像高举的戒尺般神往

穆静喁喁低语的狂喜

内化的暴民孤高瞻仰

美洲有一条最长的河

让修道院的胃痛干涸

身趟在都柏林的河床

美洲有一条沉思的河

血液散发绿色的花香

喧闹于都柏林的颓丧

美洲有一条最长的河

一条穿过虚拟的干河

一条穿过符号的干河

一条穿过文明的干河

它淹没你

特拉

你随它如聋似哑

灵感来源于《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自画像》,首次进行了“词语拼接”的实验,也从未想过它的“预见性。”写于2019年12月。

《疯癫产物》

世界被淘汰了

人失败了

他顺从了

他说话了

他失败了

他不如去死了

它?

语言受限了

被嘴里潜藏的食人花吞了

意志受限了

被脑子里伪装的蠕虫吞噬了

人都疯了

机械化一切

无知觉的癫

表达被神化

飞上某个极点

抽离某个极点

活在某个极点

死在某个极点

我飘向

我飞向

一副画像

一种奇怪的状态。写于2019年12月。

《错综形体》

生命以不同的形体出现

人人是人

人人是我

人人是你

人人是他

人人是她

人人是树

人人是河

人人是车

人人是

一切都是生命的形体。写于2019年12月。

《Analogy》

神父在一座世人搭起的桥上

大肆破坏

大肆渲染

神父在一个被称为地狱的天堂

贬低地狱

定义天堂

这是一场余毒的祭祀

神圣的仪式

一座神光妖妖的人墙

一座血泪斑斑的人墙

一片荒芜的坟场

写于2019年12月。

《不语在市井的时间里生长》

市井的生活和时间

与针世界抽离

被线缝起

父辈的才情

像颗颗沙砾流进沙漠里

无人之地的四合木四处游荡

被踩碎的叶子错落有致

柳树下的学生讲着鬼故事

风吹起

满脸斑驳的老人向我招手

色块的拼接衬托着他的扁瘦

姥姥在下学后备了一碗粥

雪落下

母胎里的孩子转眼进了棺材

校长的孩子在湖里悲痛丧命

疯癫的学生在家里自杀

这是市井里的他,她,它

妈妈在动态的市井时间里

爸爸在动态的市井时间里

姥姥在动态的市井时间里

所有人在动态的市井世界里

所有人在流泪

所有人在悲伤

所有人在痛苦

所有人在快乐

唯有爱和死是静态

唯有爱和死是永恒

市井的人

掉进了时间

变成了时间

超越了时间

化成了桩桩年轮

我们沉默了

时间死亡了

一切不见了

写于2019年7月。

《叶子的眼睛》

叶子在交谈

稀稀碎碎

白昼在移位

暗暗灰灰

叶子和光

拼成数千双白色的眼睛

新奇地盯着一切

就像新生儿初到世界

灵动的生命。写于2019年10月。

《亦真亦假》

亦真亦假

有人想做艺术家

有人想挣大钱

有人才情盖世

有人做了母亲

有人在交朋友

有人成为学者

愤恨,快乐,幸福

是数不清的方式和话语

思绪把碎片拼起来

我们拉起手,互道

永别了,妈妈,爸爸,姥姥,奶奶,爱人,老师,朋友,我的猫,陌生人,逝去的人,未出生的人

永别了,那个光锥之外的星球

永生消逝在生命里

一颗坠落的超星缓缓升起

它像我伸出枝蔓

这是月亮生长在沟渠里的祝福

写于2019年12月。

《送给朋友的胡乱诗》

哦,我这迷幻的浪漫

自觉的胡言乱语

是我们的革命

是我们的世界

我们是谁的后代

我爱人客套的简单

恨常规伦

恨自诩形式

我爱人无知觉的颠

恨倾向化的意味

我赞美排泄物

这个跳跳狂

是个大变态

这是床

有铁锈的自然

代谢的风干

呕吐物的流动

极美之境

垃圾荡漾在特定里

始于

一切的共生父母亲

向右

写于一个糊里糊涂的晚上,完全没有真情实感。